鍏叡澶
       
 
 
 
 
·兵团·伊犁州·乌鲁木齐·巴州·克州·昌吉州·博州·阿勒泰地区·塔城地区·阿克苏地区·喀什地区·和田地区·哈密市·吐鲁番市·克拉玛依·石河子
 
 
 
十八大以来这四年 习近平的治党方略党
【发布时间】2016-12-22-18-23【来源】南方网

   “十八大以来这四年”之三:习近平的治党方略党

  不自我警醒,谁还能叫醒你呢?

2016年2月1日至3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来到江西,看望慰问广大干部群众和驻赣部队。这是2月2日,习近平在井冈山革命烈士纪念堂开国元勋照片墙前凝视。(新华社记者?兰红光?摄)

  “八项规定不是最高标准,更不是最终目的,只是改进作风的第一步。”

  “温水煮青蛙,青蛙不知不觉就死去了。一个人也是如此,职务升迁了,生活变好了,信念就可能慢慢消失了。一个党不能去自我警醒,那么谁还能叫醒你呢?”

  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之后,中纪委“打虎”力度不减。2016年11月8日,六中全会后的首虎、原安徽省委常委陈树隆落马。3天后,原河南省委常委吴天君被查,紧接着河南省政府党组成员路国贤在11月23日也被拿下。

  半个月之内,3名中管干部相继落马,给六中全会的主题“全面从严治党”又增加了注脚。

  全面从严治党,有破也有立,十八大后反腐发力的同时,作风建设也在推进。11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强调从严治党必须从领导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做起,规定了党和国家领导人将不能超标配备车辆,退任后要及时腾退办公室用房。

  这不是中央政治局第一次在会上讨论管党治党问题。十八大之后,中共中央政治局共召开了49次会议,其中至少有19次会议涉及治党议题,涵盖了党的组织工作、纪检工作、巡视工作、群团工作、统一战线工作、作风建设和制度建设工作等各个方面,体现了治党的全面性。

  这些议题及随后的具体工作部署显示,几年来,中共中央力图通过思想来建党,通过制度来治党,通过规矩来立党,将管党治党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赶考”远未结束

  腐败“发现多少查处多少,不定指标,上不封顶”。

  习近平担任总书记之后有两次讲话更显意味深长。2013年7月,在革命圣地西柏坡,他告诫全党,“党面临的‘赶考’远未结束”。三年后,2016年7月,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大会上,习近平再次强调“这场考试还没有结束,还在继续”。

  在“赶考”的路上,如何对待腐败是一道绕不过的题。“如果习近平不反腐,再过10年就反不动了,那时候既得利益集团会变得很强大。”2015年3月22日,新加坡国立大学教授郑永年接受《人民日报》海外版记者采访时,曾这样形容反腐的紧迫性。对此,中国共产党有着足够深刻的认识。党的十八大报告中就明确使用了“致命伤害”和“亡党亡国”这样的严厉用词,来说明腐败的潜在危险。

  十八大之后,从“首虎”李春城开始,至今已有112名中管干部落马,此外50名左右“军老虎”被查处。与之前的反腐对比,此轮反腐的亮点之一是“上不封顶”,这四个字源自习近平在十八届四中全会上的讲话:“发现多少查处多少,不定指标,上不封顶。”

  在他讲话前不久,苏荣、徐才厚、周永康已落马,此后令计划、郭伯雄又相继被拿下,他们的落马打破一些高官“刑不上大夫”的幻想。

  “大老虎”们疯狂,“小苍蝇”们的贪腐同样触目惊心。河北秦皇岛,一个区的供水公司总经理马超群涉案过亿,纪检部门在其家中搜出了巨额现金和黄金。

  巨贪的“小官”中,有人曾想通过逃往异国他乡的方式躲避应受到的惩处。江西鄱阳县财政局一股长李华波就携带了9400万赃款逃至新加坡,被称为“亿元股长”。

  但十八之后,中共中央加大了打击外逃贪官的力度,境外难再成为“避罪天堂”。2014年,中央反腐协调小组设立了国际追逃追赃办公室,公安部开展了“猎狐行动”,2015年,多个专项行动组成的“天网行动”启动,这一年李华波被遣返回国。

  2016年9月,中纪委国际合作局副局长蔡为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2014年以来,我国已从七十余个国家和地区追回外逃人员1915人,追赃金额74.7亿元。

  为避免出现“灯下黑”,纪委系统连环出击,连打“内鬼”。原中纪委第四纪检室主任魏健、监察专员曹立新等人先后落马。2014年全年,各级纪委共有1575人因违法违纪被查处。

  反腐催生了纪检监察机构自身的变革。2014年以来,中纪委先后调整了工作机构,实现了派驻机构全覆盖,并改变了下级纪委书记的提名权。但这些调整并不能掩盖纪检监察体制的不完善,目前纪委监督的对象只能是中共党员,监察机构隶属国务院,职权受行政监察法调整,监督非国家机构工作人员、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多少有点“名不正言不顺”。

  对纪检监察体制作出大的调整势在必行。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一锤定音:成立国家监察委员会,由全国人大产生。目前,山西、北京、浙江三地已经开展试点。全会结束不久,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到上述三省调研监察体制改革情况时指出,监察委员会实际上是反腐败机构,监察体制改革的任务是加强党对反腐败工作的统一领导。

  定期研究部署党内学习教育

  “八项规定不是最高标准,更不是最终目的,只是改进作风的第一步。”

  在治党的各个环节中,反腐是从严治党的发力点,作风建设则成为入口。2012年12月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审议通过的“八项规定”,成为中国官场民间的高频词汇。

  四年来,因违反“八项规定”而受处理的领导干部多达十几万人。2013年12月,中纪委通报了黑龙江省原副省级干部付晓光因私公款消费,大量饮酒并造成陪酒人员“一死一伤”严重后果,由副省级降为正局级。付晓光成为十八大以后第一个因违反“八项规定”被“断崖式”降级的省部级干部。中纪委网站的数据显示,自八项规定出台至2016年8月31日,已约有14万党员干部违反八项规定被查处,受到党纪政纪处分约9.1万人,其中至少有15名省部级干部。

  但“八项规定不是最高标准,更不是最终目的,只是改进作风的第一步。”2013年1月22日,习近平在中纪委第二次全体会议上如是说。

  很快,中共中央又在县处级以上领导干部中开展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针对的目标是“四风”问题。开展党内教育活动是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传统,可以追溯到延安时期。改革开放以来每次党代会之后也会开展,但十八大之后的这次活动被定名为“教育实践”活动,“突出’实践’,这意味着要重落实。”国家行政学院政治学教授刘峰说。

  第一批教育实践于2013年6月启动,当年7月下旬习近平考察湖北,还特意对这起教育实践活动作了长篇论述。习近平在与湖北领导干部的座谈会开场时提到,他担任总书记之后去了趟他曾任职的河北正定县,见了一拨当时的老领导,“跟他们见见面,听听他们说真话,这些人嘴里能说点真话”。

  让习近平感慨的是,“当县委书记以前可以说是处于接地气的状态,天天和群众在一起,下乡就是骑自行车,那么等当到省一级领导以上,这方面就差了,这个差了,有主观的问题,也有我们体制上的问题”,“我们现在说转作风,就是继续打破这些体制性障碍”。

  那次座谈会上,习近平举了很多作风问题的例子。他提到网上传的江西一贫困县盖豪华政府大楼,周边就是破烂不堪的群众住房。他还提到河北某县一个乡领导给女儿办婚事,“说是一千多人参加,收了一百多万,那也是群众影响很坏”。“我们相信在这个过程中,也会暴露出一些坏的典型,暴露出来了,就要一查到底。”

  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持续了一年多,其间由于制定了“八项规定”,各级党政机关共调整多占办公用房2200多万平方米,压缩“三公”经费27.5%,达530.2亿元。2014年10月8日,教育实践活动总结大会召开,习近平在会上将“从严治党”前面多加了“全面”二字。

  这次大会上,习近平又为教育实践活动结束之后的党内教育再次点题。2015年4月,中共中央又开始在县处级以上领导干部中开展“三严三实”专题教育,作为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的延展深化。

  群众路线教育实践和“三严三实”都是重点面向县处级以上领导干部,不能覆盖所有党员。到了2016年,中央又展开了“两学一做”学习教育,将党内教育由“关键少数”领导干部扩大到了全体党员。

  十八届六中全会修订的《关于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和《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明确要求中央政治局、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定期研究部署在全党开展学习教育,使党内教育活动常态化。

  改革开放以来最全最严党纪

  第一次以党内法规形式,专门就领导干部能上能下作出制度规定。

  全面从严治党的路上,作风建设和反腐败交织进行,无论作风建设,还是反腐败,新一届中央都意识到,光“一阵风”肯定不行。十八大之后,作为从严治党的一个手段,中央加大“建章立制”的力度,将一些习惯性做法上升到党内“制度”加以固化。

  2015年10月,中共中央印发了《中国共产党廉洁自律准则》,明确了道德高线,强调要把严守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永远排在首要位置。同样是在2015年10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审议通过了《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开列“负面清单”,划出了党组织和党员不可触碰的硬杠杠,树立了纪律底线。这份《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将十八大以来严明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等从严治党的实践成果制度化、常态化,被不少党建专家称为“改革开放以来最全、最严党纪”。

  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在南方周末2016年年度盛典书面演讲中认为,中国共产党《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和《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已经往制度化反腐和治党方向走了实质性一步,监察委员会的成立更可以整合原先过于分散的反腐败机构而发挥更有效的作用。

  据统计,3年多来,中央出台或修订的党内法规至少55部,包括党章1部、准则1部、条例9部、规则6部、规定21部、办法9部、细则8部,占现行150多部中央党内法规的1/3以上。

  党的十八大后,“忠诚”成为衡量一个党员干部党性的重要指标。2015年11月23日召开的政治局会议,提出了“对党绝对忠诚是最重要的政治纪律”。2016年2月15日,《人民日报》发表了题为《对党绝对忠诚是根本政治要求》的署名文章,认为对党忠诚胜过其他各种忠诚。

  “忠诚”的一个要求就是不对中央“妄议”。十八大之后,在通报落马的中管干部时使用了过去不曾用的字眼“妄议中央”,最开始的表述是“在重大问题上发表违背党中央精神的言论”,通报周本顺、余远辉、赵少麟时都采取这一说法。

  2015年10月修订的《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中,正式将“不能妄议中央”写进条例。2016年1月5日,中纪委在通报北京市委原副书记吕锡文的违纪问题时第一次使用了“妄议中央”几个字。

  做到了“忠诚”和“不妄议中央”,才会将与中央保持一致落到实处。习近平多次强调:“与党中央保持一致”。2013年7月,他在湖北调研就强调“我们在这次教育实践活动中,第一位的还是讲政治,真正在政治立场、理想信念上,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他说,我们一个省是相当重要的,省一级领导干部要和党中央在言行各方面保持一致,坚决反对各行其是、各搞一套。哪怕你是政治局委员,也必须高度服从中央的纪律,不能把地方搞成自己的独立王国,不能在这方面一错再错,最后不可自拔,终于走向身败名裂。

  从严治党的关键是从严治吏,新制定或修订的党内法规中也有相当部分针对干部选拔任用。2014年2月,《配偶已移居国(境)外的国家工作人员任职岗位管理办法》出台,掀起了治理“裸官”的风潮。截至目前,全国共集中清理副处级以上“裸官”3961人,对不符合要求的1061人进行了岗位调整。

  这些跟干部选拔任用有关的规章制度,直接反映了十八大之后用人思路的变化。2014年1月修订的《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就对延续多年的干部“公选”增加了一系列限制规定,包括规定了一般不跨省公开选拔县处级以下领导干部。对于想参加公选的干部来说,2014年以后还“应当经过所在单位同意”。

  按照新规,此前一直作为选拔干部初始环节而存在的“民主推荐”,被调整为第二个环节,初始环节变成了新增设的“动议”,由组织部门承担,意在强调党组织从干部选拔任用的启动环节开始就应当发挥领导和把关作用。

  在选人用人的配套制度建设方面,2015年7月,中办印发的《推进领导干部能上能下若干规定(试行)》和2016年8月印发的《关于防止干部“带病提拔”的意见》,受到了社会舆论的广泛关注。这是中共中央第一次以党内法规形式,专门就领导干部能上能下作出制度规定。这份文件下发在新一轮地方换届全面启动之前,对随后开展的换届起到了指导作用。在今年地方换届过程中,就出现下一级党政正职直接提拔为上一级党政正职的。上个月刚启幕的地方省委换届中,也不乏未到年龄就退出常委班子的案例。

  一系列新的干部任用思路的提出,目的在于选拔出“党和人民需要的好干部”。这是十八大之后一个新的标准,这样的标准意味着,好干部不仅是人民需要,也要符合党需要的标准。

  “使红色江山永远不变色”

  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大会的讲话中,习近平7次提到“理想信念”

  “党和人民需要的好干部”共有5条标准,第一条就是“信念坚定”,后面4条分别是为民服务、勤政务实、敢于担当、清正廉洁。

  十八大之后,习近平多次强调理想信念,将理想信念建设放到党的建设的重要位置。2013年11月17日,十八届中央政治局第一次集体学习时他就说,理想信念不坚定,精神上就会“缺钙”,就会得“软骨病”。2016年7月1日,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大会的讲话中,习近平7次提到“理想信念”。

  2013年9月,习近平用了4个半天时间参加了河北省委常委民主生活会,曾用“温水煮青蛙”来说明理想信念的重要性,警惕理想信念的动摇:“温水煮青蛙,青蛙不知不觉就死去了。一个人也是如此,职务升迁了,生活变好了,信念就可能慢慢消失了。如果你自己不去自我警醒,我们作为一个党不能去自我警醒,那么谁还能叫醒你呢?”

  习近平要求领导干部把理想信念时时处处体现为行动的力量,树立起让人看得见、感受得到的理想信念标杆。十八大之后,他在不同场合提到过两位县委书记,都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一位是焦裕禄,另一位是福建东山县县委书记谷文昌。

  “法与时转则治,治与世宜则有功”。2016年,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分别对1980年制定的《关于党内政治生活若干准则》和2003年颁布施行的《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试行)》作出修订。习近平在作修订说明时说,在开展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和“三严三实”专题教育中,党内不少同志建议结合新的形势制定一个加强和规范党内政治生活的文件。文件起草组3月份成立,在随后的8个月里,深入开展专题调研,广泛征求意见建议,反复修改讨论。其间,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召开3次会议、中央政治局召开2次会议分别审议文件稿。这两份文件的出台,使新形势下党加强和规范党内政治生活有了根本遵循,必将有利于形成风清气正的政治生态。

  这次全会充分肯定了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身体力行、率先垂范,坚定推进全面从严治党,净化党内政治生态,党内政治生活展现新气象。全会公报指出“一个国家、一个政党,领导核心至关重要”,号召全党同志紧密团结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共同营造风清气正的政治生态,团结带领人民不断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新局面。

  在习近平的信念中有一条很重要,就是走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2013年1月5日,新晋中央委员、候补委员贯彻学习十八大精神研讨会在中央党校开班。习近平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社会主义而不是什么其他主义,科学社会主义原则不能丢。

  在这次讲话中,他还提到改革开放和改革开放后两个历史时期,绝不是割裂的,更不是根本对立的。“不能用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也不能用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

  不否定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实际上涉及对毛泽东历史功过的评价。习近平本人也在多个场合对此作过明确表述。2013年12月26日,毛泽东诞辰120周年座谈会在北京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的7位常委参加。习近平在讲话中提出:“新形势下,我们要坚持和运用好毛泽东思想的灵魂。”2015年6月16日,在参观遵义会议陈列馆时,习近平赞“毛主席用兵真如神”。

  2013年7月11日,习近平考察西柏坡时也参观了毛泽东故居、七届二中全会旧址等,召开座谈会时强调全党同志务必不断学习领会毛泽东提出的“两个务必”思想,“使我们的党永远不变质,使我们的红色江山永远不变色”。

新疆新闻在线〖2016.12.22-18:23〗责编:沈媛

相关专题
 
   
 
 
 
 
     
鍏叡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