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头
       
 
 
 
 
·兵团·伊犁州·乌鲁木齐·巴州·克州·昌吉州·博州·阿勒泰地区·塔城地区·阿克苏地区·喀什地区·和田地区·哈密市·吐鲁番市·克拉玛依·石河子
 
新疆新闻在线网>>> 新闻中心->新疆新闻->社会
 
 
新疆医学泰斗何秉贤倾心培养少数民族医疗人才60年
【发布时间】2017-01-03-10-25【来源】天山网

在新疆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第二住院大楼,何秉贤(右三)与其他医生交流。  

  天山网讯(记者苏剑超 赵勇摄影报道)12月27日,在新疆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记者见到了何秉贤教授。初次见他,很难将这个身子略微有些佝偻、眼镜看起来很厚的老人,与享誉中外的心脑血管专家联系在一起。

  一身白大褂的何教授虽然已经是85岁高龄的老人了,可精神矍铄、思维敏捷,丝毫没有人老迟暮的感觉。

  “上海解放,我迎来了人生的转折”

  说起自己的经历,何教授说:“我出生在一个书香门第,从小就受过很多教育。年少时,经历的坎坷波折颇多,甚至亲身经历过日军侵华的过程。我一生的转折在1949年,1949年5月27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彻底打垮了盘踞在上海市及其周边地区的国民党军队,解放了上海。整个上海市的群众都在热烈欢迎中国人民解放军进城。”

  就在上海解放后不久,由解放军管理的华东军政大学开始招生了。

  这所大学是免费的,何秉贤就参加了这次招生考试,并考上了这所大学。第二年,何秉贤经部队介绍,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兰州大学医学院5年制医疗系。

  兰州地处西北,抗日战胜期间,兰州相对安全,全国很多知名专家为了躲避战争来到了兰州,兰州大学在那时几乎成了全国最有实力的大学,用的是全套美国原版教材。

  1955年,何秉贤以优异的成绩完成大学学业,何秉贤决定响应国家的号召,到最艰苦的地方去。他用最坚定的信念和感恩之心在毕业分配表中郑重写下了“服从组织分配,到祖国最艰苦的地方去”。兰州大学经过考察研究,决定把何秉贤这个优等生分配到条件艰苦并急需人才的地方——新疆。

  “新疆需要我,新疆人民需要我”

  1956年10月1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医学院(以下简称医学院)及其附属医院(新疆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正式成立。新疆医学院开始招收第一批学生,经国务院人事司安排,把何秉贤调拨到了这里工作。

  医学院的附属医院成立时,内科只有1个科,20张病床(全医学院共有280张病床)。内科共有8个大学刚毕业的住院大夫都是从全国各地分配来的,何秉贤大夫就是这其中之一。

  为提高新疆的医疗水平,1958年, 经原卫生部决定,选派何秉贤到阜外医院和协和医院进修。

  当时在阜外医院就职的教授大多是海外留学归来,冲破美国对中国的文化和知识的封锁,坐一个多月的轮船,带着珍贵的资料辗转回国,一心为祖国的医疗事业作出贡献。何秉贤说教授们各个精神饱满,干劲十足。

  经过阜外医院的学习,何秉贤懂得了科研的步骤并培养了严谨的科学精神,最重要的是,他把从阜外医院获得的科研能力带回新疆并发扬光大,影响了他身边的每位医生和学生。

  进修结束后,何秉贤被阜外医院的领导挽留。

  谈到这段时光,何秉贤说:“我就像是一颗种子,在新疆艰难的环境下发芽生根,新疆需要我,新疆人民需要我,在阜外医院学来的知识还等着我传回新疆。”最终,何秉贤选择回到新疆。

在新疆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诊室内,何秉贤与他教的第一期学生肉孜·阿吉(左一)在坐诊。

  “光我懂少数民族语言不行,得有少数民族医生”

  回到新疆,何秉贤作为建院元老参与创建了新疆医科大学。参与并负责我国三次全国性的高血压普查的新疆部分,他的足迹踏遍了全疆大大小小的工厂矿区、农村牧区,克服了难以想象的环境困难,在驴背上完成了重要科研。

  “当时交通不方便,我们去下面(各地州的村镇)巡诊都是骑马、骑驴,最大的障碍就是语言问题。我们巡诊的地方大多数都是少数民族,当时我们无法沟通只能请翻译。有一次我们找来的翻译,患者头疼翻译给翻成肚子疼,这样下去要出事儿的。”于是,何秉贤便开始学习维吾尔语和哈萨克语。

  在巡诊、普查的过程中,何秉贤一边给人看病,一边跟着少数民族患者和翻译学习少数民族语言。他说:“那会儿我可能别的少数民族语言不会说,但是跟身体和医疗有关的语言我都会。”

  同时,何秉贤觉得,一定要培养出来一批少数民族全科医生。何秉贤说:“在新疆的农牧区,一定得有少数民族医生。首先他们没有语言障碍,生活习惯相同,很容易了解患者病情。其次,当时新疆的环境还非常艰苦,培养出来的汉族医生未必能够安稳地留在新疆,为新疆群众服务。培养出来的少数民族医生安排到各农牧区,就能把农牧民的一些疾病在当地就有效解决,能够提高基层的医疗水平。”

  种子变成大树,还要开枝散叶

  就像一颗顽强的种子,何秉贤在新疆严酷的环境中开花结果。但他并不满足于开花结果,还要开枝散叶,将自己的知识和信念一代代传承下去,让新疆的医疗条件越来越好。

  何秉贤说:“现在党中央对新疆很重视,全国都在援助新疆,对提高新疆医疗水平起了很大的作用。但是,要真正解决新疆本地的缺医少药问题,还是要培养本地的学生。内地的老师来只是起了帮助的作用,真正要解决问题,还要培养我们自己少数民族医生。”

  何秉贤认为,新疆要搞医学方面的科研,一定要发挥少数民族医疗专家的作用。新疆的科研不能老跟着内地走,内地的科研成果基本是以汉族为主,对新疆来说没有针对性,而我们新疆是个多民族聚居地。对心脑血管病来说,不同民族是有很大区别的,中国的心脑血管病除了民族区别以外,男女也有区别。因为心脑血管病除了和遗传有关系外,环境和饮食也有影响。所以,新疆少数民族心血管病的科研还是一个空白点。要结合新疆的科研,就是要结合新疆各个地方的特点和各民族的特点去研究。

  由于何秉贤在心电方面具有突出贡献,因此获得了第六届黄宛心电学奖,这个奖是全国心电方面的最高奖,三四年才奖励一个人,在整个西北五省就何秉贤一人得奖。何秉贤说:“我得奖,不是为我个人,我觉得为我们新疆争了荣誉。让全国看起来,新疆并不落后。”

  何秉贤为了新疆少数民族有更多的拔尖人才,在国内未实行研究生制度之前,就重点培养学习努力的少数民族学生,给他们汉语笔记,并手把手教他们,把他们送到内地去进修。例如,维吾尔族的名医肉孜·阿吉教授就是典型的例子。

  何秉贤十分重视带自己的学生到国外参观学习,增长见识。肉孜·阿吉就被他多次带到日本去学习,并且还亲自当他的翻译。自治区把何秉贤教授和他的学生肉孜·阿吉两位命名为“民族团结一对红”。

在新疆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第二住院大楼内,何秉贤搀扶着患者,询问患者恢复情况。

  “新疆是我的第二故乡,我认准了新疆”

  1989年,何秉贤考上了英国皇家学会,可进修学习一年,并拥有英国国籍。英国人希望他能留下来在英国工作,并且也发了邀请函,希望何秉贤的夫人也一起去英国工作和生活。

  再后来,何秉贤大夫还在美国工作了半年时间,应邀在美国讲学,也多次去日本参观学习和讲学。这些国家的条件都比中国好,而且都希望他能留下来。

  可何秉贤还是选择留在新疆。何秉贤说:“我的根在中国,党培养了我,又让我出国学习,成了高级医师、名医、教授。在解放前,我就是想学医,也没有条件,现在学成了就要好好地为我的父老乡亲们服务。不能光考虑自己,而不去考虑自己的国家和人民。”

  “新疆是个好地方,也是我的第二故乡。我在新疆工作和生活很快乐。这里气候宜人,空气新鲜,生活条件也很好,各族人民对医护人员都很尊重,都非常纯朴,我一切都很习惯,我认准了新疆,我热爱新疆。”他说。

 
  在新疆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第二住院大楼内,何秉贤询问患者恢复情况。

在新疆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第二住院大楼内,何秉贤在办公室工作。

新疆新闻在线〖2017.01.03-10:25〗责编:王素萍

相关专题
 
   
 
 
 
 
     
公共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