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头
       
站内搜索
 
·兵团·伊犁州·乌鲁木齐·巴州·克州·昌吉州·博州·阿勒泰地区·塔城地区·阿克苏地区·喀什地区·和田地区·哈密市·吐鲁番市·克拉玛依·石河子
 
 
 
脱贫攻坚精准开新局
【发布时间】2017-01-09-13-37【来源】新疆日报
    • □新疆日报记者/盖有军

      脱贫攻坚精准开新局

        2016年12月11日,技术人员在查看菜苗长势。拜城县米吉克乡新疆天玉种业有限责任公司是一家产、学、研相结合,育、繁、推一体化的自治区农业产业化重点龙头企业,每年可提供200多万株蔬菜苗,为当地农民提供107个就业岗位,助力农牧民脱贫致富。  □新疆日报记者约提克尔·尼加提摄

       

        2016年,是“十三五”脱贫攻坚开局之年。自治区第九次党代会提出,坚持扶贫惠民,如期打赢脱贫攻坚战……确保到2020年全区贫困人口全部脱贫。实现南疆四地州区域性整体脱贫,不让一户贫困群众掉队。

        在自治区党委脱贫攻坚方略指引下,我区“十三五”脱贫攻坚开局良好,首战告捷。2016年年初,自治区确定了当年完成民丰县、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青河县、托里县、巴里坤哈萨克自治县5个贫困县摘帽、810个贫困村退出、63万贫困人口脱贫的目标任务,目前预计可以顺利实现。

        面对“十三五”期间全疆261万贫困人口实现脱贫的任务目标,自治区去年重点实施了“五个一批”工程:发展生产脱贫一批、易地搬迁脱贫一批、生态补偿脱贫一批、发展教育脱贫一批、社会保障兜底一批。使扶贫脱贫聚焦靶心,由“大水漫灌”向“精准滴灌”转变,由多头分散向统筹集中转变,由偏重“输血”向注重“造血”转变,实现了精准扶贫、精准脱贫。

        2016年,自治区还启动实施了脱贫攻坚“十大专项行动”。其中:围绕《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决定》确定的脱贫目标,实施特色产业带动、转移就业、易地扶贫搬迁、生态补偿脱贫、教育扶贫、社会保障兜底、民生改善、突破瓶颈制约8个专项行动,让贫困群众摆脱贫困、逐步达到富裕;围绕新疆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实施边境扶贫、现代文化引领2个专项行动,旨在坚持扶贫与扶智并举,用现代文化对冲宗教极端思想,确保既富“口袋”又富“脑袋”。

        脱贫攻坚“十大专项行动”,在秉承中央扶贫开发“五个一批”工程要义的同时,又兼顾了新疆的地域特色及实际情况,因而更加具体化,也更具可操作性,取得了显著成效。

        为确保脱贫攻坚战役顺利开展,2016年自治区制定并实施了“九大机制”,为打赢脱贫攻坚战提供保障,即:精准扶贫机制、组织保障机制、纵向联动机制、横向协同机制、队伍保障机制、社会动员机制、扶贫宣传机制、脱贫评估机制和督查考核问责机制。“九大机制”的实施,构建起了脱贫攻坚的规划、制度和责任“三大体系”,聚合了区内外扶贫资源,有效推进了精准扶贫、精准脱贫。

        全区实施脱贫攻坚“一把手”工程,自治区党政主要领导亲自担任“十大专项行动”总指挥,党委、政府有关领导担任指挥长,确定了10个牵头部门及121个责任部门单位,明确职责分工。自治区将脱贫攻坚责任书纵向签订到12个地州市和35个贫困县(市),横向签订到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各成员单位,从地州市到乡村也层层签订责任书。纵向到底,横向到边,确保脱贫攻坚各项工作落到实处。

        南疆四地州、特困山区、边境地区是新疆脱贫攻坚的主战场。制约的短板是基础设施、公共服务、产业就业、生态保护。2016年,自治区聚焦三大主战场和四个短板,集中优势兵力打好歼灭战,坚决啃下脱贫攻坚“硬骨头”。全区落实易地扶贫搬迁专项资金15.59亿元,累计完成投资23.07亿元,10个地州市、34个县市区开工建设安居富民房和定居兴牧房16220套。自治区通过实施边境扶贫专项行动,加大稳边惠民政策支持力度,就地改善生产生活条件,确保边境地区各族群众如期脱贫,安心守边固边。

        脱贫攻坚,南疆是重点和难点。为此,我区突出脱贫攻坚主战场,实行南疆特殊扶持政策,统筹专项扶贫、行业扶贫、社会扶贫、援疆扶贫等各方资源,打出了南疆脱贫“组合拳”,加强南疆片区农村基础设施建设、大力发展富民产业、实施扶贫短平快项目和贫困劳动力转移就业、加大信贷投放、实施安居富民工程等民生工程,极大地拓展了南疆脱贫载体和路径,从而加快了南疆四地州区域性整体脱贫进程。

       

      脱贫攻坚精准开新局

        2016年11月26日,博湖县查干诺尔乡科技致富带头人谢荣在富荣养鸡合作社向结对帮扶的困难群众阿曼古丽·卡德尔传授养鸡技术。  □年磊摄

       

      脱贫攻坚精准开新局

        2016年9月19日,在青河县阿魏灌区,易地搬迁户波拉提与妻子在布置新房。青河县863户贫困户告别危房,住进阿魏灌区崭新的楼房。  □新疆日报记者甄世新摄

      脱贫攻坚精准开新局

        2016年11月30日,哈密市伊州区幸福村搬迁农牧民参加餐饮培训。哈密市伊州区4乡8村700多户2000多名偏远山区农牧民搬入新居。  □蔡增乐摄

      脱贫攻坚精准开新局

        2016年8月4日,博乐市小营盘镇乌图布拉格村村民热合木古丽(左一)为顾客制作裙子。热合木古丽是该村贫困户,村委会给她提供了免费门面房和两台缝纫机。2016年,热合木古丽的6亩地也纳入种植业扶贫范围,在水费、机耕费及农业保险金方面予以补助,生病的丈夫被纳入低保,三个孩子被纳入教育扶贫。□于苏甫·艾尼摄

       

      讲述

      好政策让我甩掉贫困帽子

      □讲述人:托轮阿依·巴哈依
      (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加尕斯台乡下加尕斯台村村民)

        我是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加尕斯台乡下加尕斯台村村民托轮阿依·巴哈依。以前,我是村上的贫困户;现在,我最高兴的就是在党和政府扶贫惠民政策的扶持下,我家甩掉了贫困帽子。

        贫困的帽子戴着可真不舒服啊,脱贫一直是我的心愿。

        前几年,我的大女儿患大脖子病,治了4年才好。我刚松了口气,丈夫又得了病,从此干不了重活。党和国家没有忘记我们,乡村干部和“访惠聚”驻村工作队队员来了,给我出点子想办法。

        2016年,政府先是帮助我们家享受到补贴,盖起了安居富民房。

        我丈夫以前给别人放过牧,懂得养殖技术,虽然他身体有病干不了重活,但在家里养些牛羊、干点轻活还是不成问题。干部们就鼓励我们发展养殖业,还帮我家建起了棚圈。2016年,我家用县上给的2万元扶贫贴息贷款,买了两头西门塔尔母牛和5只母羊。等到开春,那头大母牛和5只母羊也该产牛娃子、羊娃子了。目前,算上原有的牛羊,我家已经有5头牛、11只羊了。

        2016年,政府帮助我家在院子里修建了一个打馕坑,平时我们打些馕饼,乡里统一收购,也是一笔收入。2016年春天,我和丈夫到外地走亲戚时,看到加工网套挺挣钱,机器操作起来也很简单,而我们村里没有这样的网套加工店。于是,我们就有了开办网套加工店的想法。回到村上后,我们把这个想法告诉了驻村工作队队员,得到了他们的支持和帮助,帮我们买了两台机器,办起了网套加工店。现在乡亲们弹网套都到我这里,我们还准备买棉花做成品网套出售呢。

        2016年,村上还帮助我们联系外出打工,也增加了不少的收入。

        2016年,我家20亩地收入约1万元,打零工收入3000多元,养殖收入3000多元,弹网套收入500元,全家纯收入1.65万元,家庭人均收入3300元。就是不算上政府发放的惠农补贴,一家人均纯收入已远远超过脱贫标准,顺利实现了脱贫。

        等今年开春,我准备再买两三台缝纫机,和村里的妇女们一起加工被褥、枕头套,争取从贫困户变成富裕户。

        过去的2016年,我最高兴的事就是脱贫了!

        我的儿女们都特别有出息,2个女儿都在上大学,小儿子在上高中,家里放着他们一摞摞的荣誉证书,乡邻们为此都很羡慕。我坚持让孩子们上大学,不仅是想让他们成为有知识的人,更要让他们懂得感恩,学成后回报社会。

        (新疆日报记者盖有军、通讯员孙伟霞整理)

       

      精准帮扶让我家脱了贫

      □讲述人:麦麦提·克维尔
      (沙雅县海楼镇阿合墩村村民)

        我叫麦麦提·克维尔,今年54岁,家住阿克苏地区沙雅县海楼镇阿合墩村,家里有5口人。妻子患有重病失去了劳动能力,长年需要服药治疗。3个孩子中,女儿在上大学,两个儿子分别上初中和小学。我家有10亩耕地,主要种植棉花。

        2016年,对于我来说是非同寻常的一年,也是我最难忘的一年。在政府的帮扶下,加上我自身的努力,戴在头上多年的贫困帽子甩掉了,开始走上了致富之路。

        2016年,我打工收入2万余元,种植棉花收入1万余元,还有发展养殖、温室大棚的收入,低保的收入,政府的政策补贴收入,一家人顺利实现了脱贫。

        而这一切的得来,得益于政府的精准帮扶,对此,我从心里感激。要知道脱贫之前,我家的生活过得非常艰难,就连孩子的零花钱都给不起。

        因为没有技术,又要照顾生病的妻子,不能出远门,如何脱贫增收一直是困扰我的最大难题。

        我家院子里有一大块空地,我就想如果建个温室大棚,种上蔬菜不也可以增加收入嘛!于是,我利用农闲时间,平整出约一亩地的菜地。阿克苏地税局驻村工作队队员又为我争取了1万元的互助金,在去年4月帮助我建起了温室大棚。年初,鉴于我妻子患有重病无劳动能力的情况,驻村工作队帮助她申请了低保。

        政府的帮扶让我看到了脱贫致富的希望。我家耕地少,种植的10亩棉花管理起来也不忙,温室大棚蔬菜上市销售也需要一定的周期,我就想通过打零工来增加收入。驻村工作队队员得知我的想法后,介绍我给本村一个家庭农场打小工,每月有1800元的收入。工作之余,我还可以回家照顾我的妻子和管理温室大棚。

        2016年6月份,驻村工作队给我家发放了50只鸡苗和100公斤鸡饲料,支持我搞起了家庭养殖。我自己在院中搭起了一座100平方米的养鸡棚圈,又利用“两免一减”小额扶贫贷款,从银行贷款10000元,购买了300只鸡苗,让患病的妻子在家搞养殖。

        2016年年底,我拿出记账本算了一下家庭收入账。种棉花、养鸡、种大棚、打零工收入,再加上妻子的低保金和棉花补贴,这一年下来收入3万多元。除去生产成本投入,我家人均纯收入远远超过脱贫标准,顺利脱贫。

        我觉得贫困户脱贫不能“等、靠、要”,如果自己不付出努力,一味被动等待,那么,脱贫致富就很难实现。与其用一百个理由证明自己贫困,不如用一个行动来证明自己摆脱贫困的决心,来消除和战胜贫困!

        (新疆日报记者盖有军、通讯员刘红文整理)

    新疆新闻在线〖2017.01.09-13:37〗责编:杨智

    相关专题
     
       
     
     
     
     
         
    公共底
     
     
     
     
     
     
    安全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