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头
       
 
 
 
 
·兵团·伊犁州·乌鲁木齐·巴州·克州·昌吉州·博州·阿勒泰地区·塔城地区·阿克苏地区·喀什地区·和田地区·哈密市·吐鲁番市·克拉玛依·石河子
 
 
 
我的大哥阿迪力江
【发布时间】2017-01-10-10-25【来源】新疆网

 那年夏天,我因病住进了自治区人民医院。当护士把我领进病房,我看到其他小患者都是维吾尔族小朋友,他们看的电视节目都是维吾尔语时,我怕交流有障碍,心情很不好。可后来发生的事,却让我不舍得离开这间病房。

  我的邻床来了一个维吾尔族男孩,名叫阿迪力江,他家在和田,比我大三岁,今年上初二。阿迪力江的父亲是汉族,母亲是维吾尔族,他说着一口流利的汉语,是个很漂亮的男孩。很快,我们就熟悉起来,我亲切地称阿迪力江为大哥。

  随后,我们一起治疗,一起锻炼,一起打游戏,一起聊天,愉快地过着每一天。

  一天中午,由于药物反应,我忽然感觉头晕眼花,胃里一阵翻涌,嘴巴下意识地一张,还未消化完全的食物全部喷涌而出。顿时,我的嘴边、床单及地面上全都沾满污物。阿迪力江见状,从床上一跃而起,坐到我的床边,不停地拍着我的背部,好让我能舒服些,当我不再呕吐后,他又赶紧给我倒水拿餐巾纸,让我干干净净、舒舒服服地靠着床头休息。

  呕吐物喷溅地四处都是,酸臭味弥漫了整个病房,我自己都想捂住鼻子逃出病房,可是大哥却毫不嫌弃地拿来扫帚,端着簸箕,小心翼翼地把呕吐物清扫起来,又拿拖把将地面拖得干干净净。看着他默默做完这一切,我心里很是感动,眼前好像有层水雾,让我看不清他的眉眼。阿迪力江看我看着他,傻乎乎地笑了笑说:“小胖胖,好点了吧?”我使劲地点点头,不知该说什么。

  时间过得好快,不知不觉度过了大半个月,主治医师说,我们的治疗结束,即将康复出院。出院就意味着分离,我心里好难过,临走时,我们留下了对方的联系方式,依依不舍地说着再见,说好今后要多联系。

  终于又回到了温暖的家,回到想念已久的校园,回归到我的正常生活。可是,每当在校园看到维吾尔族同学,我就会想起我的大哥――阿迪力江。(92小五年级(5)班 张孝哲 指导老师 贾晓燕)

新疆新闻在线〖2017.01.10-10:25〗责编:王素萍

相关专题
 
   
 
 
 
 
     
公共底
<
安全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