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新闻在线网> 新闻中心->新疆新闻->社会->忠诚履职 维护稳定

我辈正抖擞 家祭慰先翁

2017-04-07 10:45  来源:新疆经济报

——“库尔班大叔”的儿子买买提吐尔逊清明回乡祭父侧记

买买提吐尔逊和妻子阿米尼汗一起在毛主席接见父亲的照片前肃立致敬。

    新疆经济报讯(刘亚峰 焦芙蓉 杨扬报道)清明时节,南疆大地春意盎然,桃李争妍。

    4月1日至2日,74岁的买买提吐尔逊·库尔班携老伴儿阿米尼汗一起,回到了故乡——于田县托格日尕孜乡托格日尕孜村。

    “清明节是咱们中华民族的传统节日,我现在虽然已经70多岁了,但是身体还不错,所以想回老家祭奠我的父亲,在我出生的地方重温一下父亲对我们的教诲——要永远热爱祖国、忠于党,怀念毛主席!”

    这就是这位克拉玛依市的普通退休工人此行的目的。

    买买提吐尔逊的父亲就是当年打算骑着毛驴上北京的“库尔班大叔”——库尔班·吐鲁木。

    难忘的回忆

    3月下旬,买买提吐尔逊就和老伴儿筹划着回乡的事儿——

    “现在的日子多好啊!咱老两口每个月领着5000多元退休金,还享受着医疗保险。咱家的房子旧了,政府还给重新改建成全新的大房子……”

    每当说起这些生活巨变,买买提吐尔逊就会想起儿时的情景——

    一到太阳落山的时候,买买提吐尔逊就站在家门口巴望着见到父亲那瘦削而疲惫的身影。

    因为在父亲肩头的褡裢里,每天会有几块碎包谷馕和一捧包谷面——那是父亲去村里的巴依(维吾尔语:地主)家干一整天活儿的全部报酬,也是一家老小6口人赖以度日的全部吃食。

    “吃饱饭是什么滋味啊?”买买提吐尔逊远远望着巴依的儿子把还带着肉的羊骨头扔掉,不由自主地吞咽着口水。但他不敢问父亲,因为他不忍心让已经满面愁容的父亲再难过了。

    1951年9月,以“减租反霸”运动为开端的新疆农业地区土地改革工作在南疆大地开展起来。

    1952年,10岁的买买提吐尔逊每顿都能吃饱饭了,而且还能吃到白面馕,因为父亲除了在地里种了包谷,还种了一些小麦——

    家里分了14亩地,人均约两亩三分,有足够的土地种些虽然产量不高但特别好吃的细粮。

    1955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成立后,买买提吐尔逊上学了。

    “孩子,你比哥哥姐姐都幸福。因为在你很小的时候,共产党就解放了我们,你还来得及上学。”库尔班·吐鲁木对这个最小的儿子说,“有了知识,才更有能力报答党和国家的恩情!”这句话,成了买买提吐尔逊努力学习的动力。

    买买提吐尔逊一口气读到了初中毕业。在偏远的托格日尕孜乡,他已经是一位“孜亚力”(维吾尔语:知识分子)了。

    1975年5月26日,92岁高龄的“全国劳动模范”、“第四届全国人大代表”库尔班·吐鲁木带着幸福的微笑与世长辞。

    在去世前,他郑重地给孩子们留下遗嘱:“永远不能忘记党和国家的恩情!”

    1976年10月,新疆石油管理局(克拉玛依市)到和田地区招工。

    贫农出身、初中学历的买买提吐尔逊幸运地成为一名克拉玛依市的工人。他牢记着父亲的话,从未对任何人提起过自己的身世,并且主动要求到艰苦的岗位上去——在克拉玛依市粮食局当了一名搬运工。2004年,买买提吐尔逊光荣退休了。退休后,他一直生活在克拉玛依。

    流连的脚步

    车进了托格日尕孜村。在村里宽阔的柏油路两旁,整齐地矗立着一排排崭新的抗震安居房,乡亲们开着的私家轿车一辆辆从眼前驶过。

    买买提吐尔逊要先到父亲的墓前祭奠。父亲的坟茔就在村边的田野中。

    买买提吐尔逊抚摸着父亲的墓碑,不禁潸然泪下:“爸爸,我没有辜负您的教诲,心里一直装着党、装着祖国。您的孙女也很争气,凭着自己的努力上了大学,又成了一名合格的石油工人。请您放心吧!”

    距离父亲墓一公里,有一座“库尔班·吐鲁木纪念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买买提吐尔逊和老伴相互搀扶着,走进了纪念馆,《毛主席接见库尔班·吐鲁木》的巨幅照片映入眼帘。

    买买提吐尔逊庄严地肃立在照片前久久不愿离开:“我是兄弟姐妹里最幸福的一个,还没怎么懂事就解放了,是党的糖水把我养大的。”

    在纪念馆里,他仔细地端详着一幅幅黑白照片,那里面有他童年珍贵的记忆。

    当他看到父亲骑着毛驴准备上北京见毛主席的照片时忍俊不禁,给老伴儿说起了这桩在大家看来特别感动、但在他看来非常有趣的往事——

    忙完地里的活儿,父亲有时会把买买提吐尔逊和哥哥姐姐们叫到一起,对他们说:“你们要记住,我们之所以能过上今天的好日子,都是因为共产党、毛主席来了!”

    这样的话,父亲不但给子女们说,更在村里、乡里到处给人们说。

    说得多了,就有“尴尬”的时候——有人纠正库尔班·吐鲁木:“共产党来了没错,可毛主席在北京呢!”

    “父亲不知道北京有多远,也不知道火车和飞机是怎么回事。”买买提吐尔逊说,“但我家分了一头毛驴,父亲就经常给人说想骑着毛驴,带上一袋子馕,去北京当面谢谢毛主席。”

    1957年,时任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王恩茂到和田地区调研工作时得知了这件事。王恩茂为了满足这位翻身农民的心愿,特批他参加了自治区优秀农业社主任和劳动模范赴京参观团。

    1958年6月28日下午,库尔班·吐鲁木在中南海怀仁堂受到了毛主席的亲切接见。

    买买提吐尔逊4姐弟中,现在只有他和年近90的姐姐托乎提汗健在。

    买买提吐尔逊来到了姐姐家。姐弟见面,喜极而泣,知心的话怎么也说不完。

    进得客厅落座之后,姐姐的外孙女茹克亚马上把精心装裱好的习近平总书记写给全家人的信从墙上摘下来念给买买提吐尔逊听“……咱们新疆好地方,民族团结一家亲。库尔班·吐鲁木是新疆各族人民的优秀代表,我小时候就听说过他爱党爱国的故事,让人十分感动……希望你们全家继续像库尔班大叔那样,同乡亲们一道,做热爱党、热爱祖国、热爱中华民族大家庭的模范。”

深情的缅怀最深的情感,往往珍藏在心中。买买提吐尔逊出生和长大的老屋,被政府完好地保护了起来——“库尔班·吐鲁木故居”。还是那个胡杨木挖成的和面盆,还是那方写过作业的小炕桌。

但买买提吐尔逊并没有在这些饱含记忆的物件处停留,他疾步向客厅走去。

客厅的墙上没有像其他维吾尔族家中那样挂壁毯,而是一直挂着一幅毛主席像和一面国旗——几乎覆盖了一整面墙。

进入客厅之前,买买提吐尔逊整理了一下衣帽,进入屋内,他恭恭敬敬地站在了毛主席像和五星红旗前——

“毛主席啊,我们怀念您……我虽然老了,不能做太多的工作了,但还可以教育年轻人,让他们像我的父亲一样,做爱党、爱国、爱中华民族的新一代!”

买买提吐尔逊推开了老屋朝东的一扇窗,一群小鸟栖在青翠的枝头欢歌。桃花粉嫩,杏花玉白,艳阳高照,春光正好。

〖2017.04.07-10:45〗 责任编辑:王素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