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头
       
站内搜索
 
·兵团·伊犁州·乌鲁木齐·巴州·克州·昌吉州·博州·阿勒泰地区·塔城地区·阿克苏地区·喀什地区·和田地区·哈密市·吐鲁番市·克拉玛依·石河子
 
新疆新闻在线网>>> 文娱->明星追踪
 
 
电影局:与评分平台“没有接触”
【发布时间】2016-12-29-10-58【来源】新华网

  豆 评分5.5分(101551人评价)

  猫 观众评分8.4分(40.1万人评分)

  专业评分4.9分(45人评分)

  豆 4.4分(43311人评价)

  猫 观众评分7.8分(10.9万人评分)

  专业评分4.9分(22人评分)

  豆 5.7分(12623人评价)

  猫 观众评分8.5分(5.9万人评分)

  专业评分5.2分(21人评分)

  前晚,《中国电影报》发表名为《豆瓣电影评分,面临信用危机》的文章,随后《人民日报》客户端换了个标题《豆瓣、猫眼电影评分面临信用危机 恶评伤害电影产业》转载了该文章。这次事件是《长城》上映后,影评人“亵渎电影”公开发微博写“张艺谋已死”遭到片方乐视影业CEO张昭回击后,关于饱受争议的国内影评又一次事件。记者观察,该文章一出,猫眼平台的专业评委的评分已经在首页“下线”,对此猫眼相关负责人表示评分系统正在优化,之后还会上线。

  随着事件热度上升,各种传言纷纭,昨晚电影局长张宏森发朋友圈表示有报道称“约谈豆瓣猫眼”一事属无稽之谈,“电影局没有与豆瓣等平台有过任何接触”。而《人民日报》评论公号也在昨晚发表最新文章《中国电影,要有容得下“一星”的肚量》,修正了前日转载文章的部分观点。新京报记者就此采访了猫眼相关负责人、部分猫眼电影专业评委成员,《中国电影报》文章作者郝杰梅等事件相关人员,分别对此次事件做出了各自的解读与判断。

  事件由来及影响

  猫眼调整评分系统,上线时间未知

  《中国电影报》原文指出,正在全国上映的贺岁档3部国产影片《长城》《摆渡人》《铁道飞虎》,都正面临巨大的舆论风波。先是《长城》上映后,微博大号“亵渎电影”践踏评论底线,发布“张艺谋已死”进行恶意人身攻击,引发口诛笔伐;后有豆瓣为《摆渡人》恶意刷一星事件,再次掀起轩然大波。

  该文章中最后提到,猫眼专业影评人凭什么“一句顶一万句”?并写到在猫眼专业评分库里,有69位专业人士。参与《长城》打分的专业人士只有45人。他们要与40.1万普通观众的打分并列,这样的所谓专业人士是不是就能够代表真正的“专业”呢?又能代表谁?

  在《中国电影报》发文不久,猫眼就取消了专业评委的打分,而且除了评委本人能看到自己的打分外,其他评委的打分已经看不到,而且也没有搜索用户的选项。对此新京报记者采访了部分评委,都表示确实收到猫眼的电话通知,在进行调整。猫眼相关负责人表示,这次只是暂时关闭评分入口,评分系统正在优化,过阵子应该会恢复。至于69位评委的打分和评论,目前没有入口可以看到,也没有搜索项,之后会对这方面进行改进。“目前大家都在开会讨论中,现在是过渡期,至于优化方案都还在探讨,我们希望能够在形式上再优化,影响力做出去,让传播更广,有更多普通观众能够看到。”但对于此次调整时间,对方无法给出肯定答复。对于网上传出的主管部门约谈,对方也承认确实受到一定的压力,但不方便多讲。

  而该文中提到的又一打分平台豆瓣截稿之时还没有显著变化,但不少网友都开始迁怒于三部电影,纷纷给出了一星的差评。

  电影局回应

  拒绝批评不是真正守望

  前晚某财经媒体报道称“豆瓣、猫眼已因评分过低被电影局约谈”,对此电影局局长张宏森昨晚在朋友圈发文表示,该报道过度“猜想”了事实,“电影局没有与豆瓣等平台有过任何接触,也不认识豆瓣任何人,也希望大家共商和探讨促进电影进步的话题。”关于《中国电影报》关于评分体系的质疑,他表示,“曾在与猫眼负责人一次交流中,探讨过‘专业评分’的话题,大家的共识是:应该在现有基础上,增加样本量,扩大覆盖面,提高参与度,让专业评价更开阔,更具说服力。”最后他表示:“电影不容易,批评也不容易。创作和批评是电影的一体两面,电影进步更期待评价体系实事求是。试图拒绝批评,那不是真正守望。”

  《中国电影报》作者回应

  我的目的不是“手撕”豆瓣猫眼

  新京报记者采访到《中国电影报》发表的《豆瓣电影评分,面临信用危机》的作者郝杰梅,他表示,他写此文章的目的不是要“手撕”豆瓣、猫眼,就是想呼吁豆瓣、猫眼作为专业服务影迷、指导观众观影的平台,都有责任去尽力做到客观公正,维护自己的品牌和公信力,同时呼吁共同创造公平公正和客观理性的评价体系”。

  他同时表示,“猫眼取缔专业评分,我觉得很可惜。其实专业评分和观众评价分开,是很科学的设置。只是猫眼的专业评分队伍可以更壮大一些,不局限于几十个人,尤其不能以小众的、艺术电影和电影节电影口味的专业人士为主。而且对于专业人士的选择,应该有个健全的机制,比如恶意刷低分的,就应该取缔其打分资格。”

  猫眼评委态度

  暂停影评是“懒政”,还是“为资本让道”?

  《环球银幕》杂志执行主编陈世亚表示:“猫眼专业评论是非常有益的尝试,可以给观众提供更多元和多向的选择,至于公信力,不仅猫眼可以对打分人士进行后继甄选,观众也可以通过长期来自行判断。美国的‘烂番茄’网站一直在为大众提供专业打分,很多卖座大片分数都极低,都也不妨碍卖座,各行其是,互不妨碍。”

  《钱江晚报》资深电影记者陆芳认为这场对影评人的批评有点莫名其妙,影评人是背黑锅。她认为罪魁祸首是水军和黑粉,“他们被收买后,在豆瓣或什么平台上故意黑某部片子,这背后是有巨大利益驱使的。当然现在因为自媒体发展,也没有任何约束,这个问题靠道德自律显然无济于事。”

  资深电影记者、影评人“仙姑在成长”认为她很欢迎这场争议:“它是一场全民关注的文艺批评界的整风运动,全民热议更有利于普及、让更多观众明白:到底什么样的评论态度,更有利于中国电影的发展。当了评委这么久,我没拿过一分钱的评委工资,平台也没给我打过什么‘干扰电话’。外界的各种猜测不是事实。”

  《大河报》电影记者王峰在猫眼上给了《长城》5分(满分10分),他认为:“即使如今有恶意刷分刷口碑的“产业”,但为此暂停影评人的评价,多少有失偏颇,使影评进入‘不能骂’的新阶段。个人认为,这次暂停影评人评论要么是‘懒政’,要么就是‘言论为资本让道’,后者可以畅通无阻,思想只能在每个人的脑海中孤寂飘荡。”

  《电影世界》杂志主笔“那口鱼”:“我们距离奥斯卡,还差枪毙多少个影评人?”

  腾讯娱乐电影频道主编“大宝剑”:“一夜之间,看上去影评人就要持证上岗了。不如这样,让电影公司来主办这个资格认证,你们认为谁有资格,就给谁发证,谁不听话,就把证收回来,年检,季度考核,这样如何……”

  何为猫眼专业评分

  猫眼电影在今年7月做了一个专业评分的产品功能,这个专业评分形式上类似于烂番茄的媒体评分,也就是之后猫眼电影上的电影评分会显示两个,一个是专业评分,一个是网友评分。专业评分的评委包括主流电影媒体的资深媒体人(主编、副主编、资深记者或编辑)、资深影评人、影视专业学者。针对正在上映或已下线的影片进行实名制打分及评价。

  猫眼电影专业评分的负责人介绍,猫眼专业评分是参考国外权威专家评分平台“烂番茄”的专业筛选规则并结合国内现状推出的国内首个电影专业评分系统。作为专业评分功能的平台,猫眼电影尊重每一位专业评分者的独立性,不干涉其独立打分,并且在专家身份及专业性上严格把关,评委团实行严进宽出的原则。

  目前参与猫眼评分的评委一共有69位。

  采写/新京报记者安莹 周慧晓婉

新疆新闻在线〖2016.12.29-10:58〗责编:张靖

相关专题
 
   
 
 
 
 
     
公共底
 
 
 
 
 
 
安全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