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头
       
 
 
 
 
·兵团·伊犁州·乌鲁木齐·巴州·克州·昌吉州·博州·阿勒泰地区·塔城地区·阿克苏地区·喀什地区·和田地区·哈密市·吐鲁番市·克拉玛依·石河子
 
新疆新闻在线网>>> 文娱->明星追踪
 
 
春季电视节目交易会开幕 精品原创电视剧将恢复一剧四星
【发布时间】2017-03-21-11-49【来源】新华网

  2017北京春季电视节目交易会昨日在京开幕。虽然电视剧市场不景气,各种交易会近年都成了业界“鸡肋”,但昨天却推出两个从根本上提振行业的消息:国内第一个影视著作权专家鉴定委员会正式成立,乌烟瘴气的“抄袭风”终于有人管了;著名编剧刘和平在中国电视剧编剧工作委员会换届大会上透露,他从中宣部和总局得到“绝对确定的消息”,“以后对于原创的精品,要一剧四星”。所谓“一剧四星”,即一部电视剧可以同时在4家卫视播出。这一政策一旦出台,将极大扭转和鼓舞原创剧的创作,对整个行业上下游都将产生重大影响。

  据了解,2015年1月起,国家国广播电视总局颁布电视剧播出新政,即一部电视剧最多只能在两家卫视播出,这意味着实行了10年的一部电视剧最多能在4家上星卫视同时播出的政策退出了电视剧舞台。业内人士称此举在于调控电视剧产能过剩问题。

  但是这对于电视剧制作和发行公司来说意味着发行成本的增加,经济压力的增大。

  90%的电视剧制作公司一年只产一部剧

  开幕式上,中国广视索福瑞媒介研究副总经理郑维东用数据说话“竞争中重构的电视剧市场”,两极分化成为关键词。他说,2016年省级卫视两极分化逐步彰显,头部卫视收视份额上升,二线、三线卫视电视剧方面竞争力有下降趋势。同时地面频道对电视剧市场把控能力也在变弱。“总体来讲份额是稳定的,但是电视剧采购和播出方面竞争力在下降。”

  受总局政策调控,整体的电视剧制作量,特别是新剧产量压缩,央视和省级卫视2016年拿到40%的新剧首播。这个过程当中,各个电视剧制作机构纷纷调整自己的产量,“90%的电视剧制作公司一年只有一部剧的产量”,风险越来越大。

  在题材方面,也是相对两极分化。军事斗争题材,无论2015年还是2016年,在制作和播出的体量上都处于第一题材剧的地位。第二位是反特谍战,第三位是近代传奇,第四位是生活都市类,第五位是社会伦理,第六是言情。“无论制作还是播出,电视剧越来越进入充分竞争的市场,呈现出来两极分化的态势。强势一极逐步垄断市场,垄断过程当中使得电视剧资源效益得到进一步释放。电视剧市场这几年的趋势,从制作、播出、收视之间对比关系来看,趋向于更加稳定摊薄的市场格局。”

  以上是2016年行业做的事情,成绩呢?从索福瑞提供的收视数据看, 2016年全年76%的剧收视率小于0.5%,0.5%到1%之间的收视率水平的剧17%,超过1总共有7%左右,1-2有6%,收视率大于2,2016年比2015年还少,只有0.4%。结论是“看到收视率热度提升,明星价格提升,看到了大剧的单价提升,却没有看到大剧的诞生。”

  郑维东还着重分析了北京地区的市场情况。其中,北京卫视尝试播出品质古装IP剧,《芈月传》和《锦绣未央》都成功了,除此之外,事实证明偏北方的现实题材,偏现代都市社会的现代题材也是适合北京卫视的。《小别离》、《中国式关系》、《我的岳父会武术》可圈可点。而影视频道是非常稳定的播出平台,平均收视率在2以上,每部剧比较稳定,播出体量大,是北京地区主要剧的展播平台。另外,新开发的周播剧喜忧参半,但是起到了有效调整观众结构,将偏老年化的主体主动年轻化的效果。

  抄袭还是借鉴 离真相更近了

  昨天的“春推会”上,一大成果就是国内第一个影视著作权专家鉴定委员会宣布成立。伴随着IP剧的流行甚至泛滥,各种大热剧集的原著小说或剧本涉嫌抄袭的消息不断见诸媒体。从2014年琼瑶告于正《宫锁连城》抄袭其作品《梅花烙》、并最终胜诉且获赔500万;到2016年于正再被诉《邪恶催眠师》抄袭;2016年底,《锦绣未央》大热后被曝出原著抄袭200多本小说,2017开年爆款《三生三十里桃花》也陷入抄袭风波,原作者唐七和大风的陈年往事再被提及……由于影视版权的界定和归属一直以来都是一项极其繁琐的工作,打起官司来耗时耗力耗财,因此很多侵权行为都不了了之。 “北京影视著作权专家鉴定委员会”的成立,填补了影视著作权司法鉴定的一项空白。

  最新成立的“北京影视著作权专家鉴定委员会”首批专家由26名专家组成,其中法学专家14位、文学艺术界专家12位。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行为法学会副会长、中国行为法学会司法行为研究会会长苏泽林介绍,纵观近年各地法院审理的著作权案件,影视类著作权案件常年位居首位。这类案件不仅数量大,占比高,而且其中的新情况、新问题层出不穷。特别是有关剧本抄袭,剧与剧之间抄袭的认定,以及独创性、唯一性、表达等问题的认定,不仅在很大程度上增加了案件的审理难度,更给法官增添了巨大的工作量,耗费了法官大量的工作时间。此外,影视类著作权案件中,侵权赔偿数量的确定,也是法院审理过程当中一个难题。

  针对这一现象,苏泽林指出,“虽然我国已经成立了多家知识产权专业鉴定机构,其中也包括著作权专业鉴定机构,但是截至目前,专门针对影视作品的鉴定机构仍然是个空白。影视作品的内容量体量很大,一部电视剧往往打数十集,一本影视剧本字数达10万字以上,涉及的表达形式复杂,涉及文字、作品剧本,又涉及影视剧本本身,还会涉及到影视剧中使用的音乐、美术等各类作品形式,因此影视著作权鉴定的专业性强,成立专业的鉴定机构势在必行。影视著作权案件中的鉴定是认定侵权的基础,只有准确认定事实基础才能促使案件得以顺利解决,因此以购买服务的方式,将影视著作权案件中的鉴定问题,委托给专业鉴定机构,也是深化知识产权领域改革的一项重要工作。”

  但是,鉴定委员会成立仅仅是肃清抄袭乱象的第一步而已。刚刚认定网剧《热血长安》第四季抄袭成立并直接导致其下架的编剧余飞说,时至今日,一些法律界人士还以为抄袭就是两个文本相同,“但做过文字工作的都知道,抄袭者能做到全盘复制你的创意,却没有一个字是相同的。比如打乱原作的叙事顺序,比如搭建与原作相仿的人物关系但悉数更名改姓,又比如在某一情节点上改换发生场景”。正因为抄袭几无标准可判断,“借鉴”“致敬”被当成诸多投机者的挡箭牌,“是抄袭还是借鉴,很多时候我们只能接近真相。”

  本组文/本报记者 杨文杰

新疆新闻在线〖2017.03.21-11:49〗责编:张靖
相关专题
 
   
 
 
 
 
     
公共底
<
安全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