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头
 
       
站内搜索
 
 
 
滚动新闻
 
新疆新闻在线网>>> 新闻中心->新疆新闻->地州->阿克苏地区
 
 
库车县西北山沟中的孤独守窟人
【发布时间】2013-11-06-10-20【来源】新疆网

  
  克孜尔尕哈石窟是中国四大佛教石窟——龟兹石窟的一部分,是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克孜尔尕哈石窟始建于公元5~6世纪,是距古代龟兹国都城最近的一处石窟寺,属于皇家寺院,也是“丝绸之路”上一处重要的佛教文化遗址。

  克孜尔尕哈烽燧位于库车县依西哈拉乡境内,坐落于却勒塔格山南麓盐水沟沟口的冲击台地上,建于汉代。克孜尔尕哈烽燧基底平面呈长方形,东西长6米,南北宽约4米,高约13米。它是目前古丝绸之路北道上时代最早、保存最完好的烽燧遗址。

热合曼·阿木提近照。(由新疆龟兹研究院驻乌鲁木齐办事处提供)

  新疆新闻在线网11月6日消息: (记者 王丽丽 通讯员 欧阳晖)清晨的太阳还没有从地平线上升起,热合曼·阿木提已走出小屋,开始巡视克孜尔尕哈石窟和克孜尔尕哈烽燧。 

  克孜尔尕哈石窟位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库车县西北的山沟中,与克孜尔尕哈烽燧毗邻,这里满眼都是戈壁沙漠。 

  20年来,文物护理员热合曼·阿木提每天都要逐一检查每把门锁是否锁好,清理堆积在石窟门前和栈道上的流沙,定期给洞窟门锁上油,远眺是否有人、车的踪迹。一趟下来,要三个小时。 

  热合曼·阿木提只是新疆文化遗产保护工作者的一个缩影。来自自治区文物部门的数据显示,新疆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调查登记不可移动文物共计9500多处,而这些文物古迹大多处于人烟稀少的地方。 

  像热合曼·阿木提这样,默默无闻地守护着荒漠深处遗存珍贵文化遗产的文物工作者不在少数,但由于工作环境恶劣、待遇低,缺乏政策激励和保护,这支队伍人员流失严重。 

  1、孤独

  10月底,记者驱车出库车县城,向西北方向前行,行驶约12公里,一路颠簸来到克孜尔尕哈石窟。 

  克孜尔尕哈石窟是中国四大佛教石窟——龟兹石窟的一部分,是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克孜尔尕哈石窟始建于公元5~6世纪,是距古代龟兹国都城最近的一处石窟寺,属于皇家寺院,也是“丝绸之路”上一处重要的佛教文化遗址。 

  克孜尔尕哈石窟一眼望去,这里只有一种颜色——地表是灰白的,雅丹是灰白的,突立在沙丘上的房子是灰白的,浮悬在空中的沙尘是灰白的,房前有一棵树干挺立、绿满枝丫的老榆树。 

  在热合曼·阿木提的房间里,只有一张床、一个炉子、一盏小油灯、一个水桶、一些干馕、几本被翻烂了的维文杂志和一本 “汉语会话”,以及一个破旧的半导体收音机。 

  克孜尔尕哈石窟建在一片风蚀地貌上。一条山谷分了几个岔,山丘高高低低,到处寸草不生。崖壁上错落镶嵌着一个个洞窟。 

  这里一年有10个月刮4~5级的风。当天上午,克孜尔尕哈石窟附近又起风了,阵风吹过,黄土扑面而来。 

  记者看到沟谷中旋转的沙子像海浪一样飞起来,落下,又在地上堆成了层层海浪,风中,可以听得见沙子“窸窸窣窣”的流动声。 

  因为常年一个人守护着这个方圆十几公里荒无人烟的石窟,这里又鲜有人来,热合曼·阿木提偶尔会与戈壁上几只出来觅食的蜥蜴为伴。 

  他每天最大的愿望,就是有人来参观。2012年以前,每天工作之余,他一定会登上高处的山崖,沿着那条通往外界的道路向最远的地方张望,看看是否有人进来,但多数时候以失望而告终。 

  热合曼·阿木提用不太娴熟的汉语说,这里没水没电,开始害怕,寂寞,每一个夜晚都在漆黑中度过。 

  因为寂寞,不会抽烟的他,只用了一年就有了烟瘾;从不跳舞的他,会跟着手机下载的维吾尔舞曲铃声,一个人蹦上一段。更多的夜晚,他会抱着那个破旧的半导体收音机一首接一首地听歌。

  

  2、坚持

  决定坚守在这里后,热合曼·阿木提就想着改善自己的生存环境。 

  在维吾尔族人家,一般都会在自家房前屋后种树,搭起葡萄架,种上葡萄。 

  即使来到克孜尔尕哈石窟,热合曼·阿木提也希望通过继续种树来改善环境和饮水问题。 

  来到这里的第二年,热合曼·阿木提按照当地维吾尔人的土办法,和父亲、弟弟三人用半年多时间,靠坎土曼、铁锹和树条框等工具,人工挖了一口33米深的土井,却没能挖出水。 

  这口枯井,投下去一枚小石子,半晌才听到沉闷的坠落声。挖不出水,热合曼·阿木提只好靠弟弟每周一次运水来。 

  热合曼·阿木提刚参加工作时想法很简单,就是为了能够得到那份可以换两只羊的每月220元的固定工资。 

  采访当日,热合曼·阿木提拿着一串钥匙,带着记者看洞窟。他话很少,走在沟沟坎坎上,如履平地,而记者走在上面却一脚高一脚低很容易崴脚。他说,随着对石窟渐渐地熟悉和了解,他明白了自己所看护的石窟是国家的珍贵文物,他的工作很重要,这是一个很有面子的工作,他开始慢慢喜欢上了这份工作。 

  热合曼·阿木提是第四任看护员。有一个前任,只干了3个月就走了,说啥也不干了。 

  新疆龟兹研究院驻乌鲁木齐办事处相关负责人表示,正因为这份喜爱,热合曼才能一个人在石窟坚守20年。 

  在热合曼·阿木提的讲解中,记者能感觉到他熟悉这里的每个洞窟。 

  他说得出每一个洞窟的建筑形制,每一处保留下来的壁画所描绘的故事,知道哪一个石窟有裂缝,哪一小块壁画开始空鼓,甚至能感觉到在时光磨蚀下壁画色彩的细微变化。 

  可这几年,由于气候原因,雨水逐渐增多,经常会出现山洪,再加上克孜尔尕哈石窟周围的地形复杂、沟壑交错,每当山洪暴发时洪水都会沿着纵横交错的沟壑狂泻下来,将唯一一条外界通往烽燧、石窟的简易道路多处冲毁。如今热合曼·阿木提多了个新习惯,每次山洪过后,他总会扛着坎土曼和铁锹检修被冲毁的道路,断了修,修了断。 

  让热合曼·阿木提印象最深的是,2009年9月25日,库车地区连降大雨,山洪暴发,克孜尔尕哈石窟26号洞窟所在山体出现大面积垮塌,垮塌下来巨大的岩石堵住了山体下的泄洪沟,热合曼·阿木提向研究院做了紧急报告。 

  在研究院驻地克孜尔石窟派出专业人员赶赴现场前,热合曼·阿木提一个人冒着大雨,拿着砍土曼和铁锹,艰难地在垮塌岩石堵塞的泄洪沟沟口的另一端开挖了一条临时排洪沟,滔滔洪水在洞窟下安然通过。 

  新疆龟兹研究院驻乌鲁木齐办事处相关负责人表示,正因为他的辛勤努力和高度负责,克孜尔尕哈石窟、克孜尔尕哈烽燧未发生过任何安全事故。 

  3、守望

  “克孜尔尕哈”被当地人称作“姑娘留下来”。可正因为缺水和生活条件艰苦,热合曼·阿木提没能留住前妻。村里人也会嘲讽他,戈壁滩上的土疙瘩,没水没电,守在那儿真是傻子。 

  可从看守石窟的第一天,热合曼·阿木提的父亲就带领着全家为他组成了最坚强的“亲友团”。 

  2007年,热合曼·阿木提听到风吹洞窟门锁的声音,以为有情况,赶紧去洞窟巡查,漆黑的夜色下,由于看不清道路,一脚踩空,重重摔在台阶上,膝盖受了重伤,在医院躺了整整3个月,年迈的父亲替他在石窟值守了整整3个月。 

  2008年6月22日,68岁的老父亲在弥留之际,还紧紧抓着热合曼的手,让他看好石窟。 

  正因为热合曼·阿木提对克孜尔尕哈石窟生死不离的守望,2009年,他入选首届“中华文化年度人物”。星光灿烂的现场,热合曼·阿木提几乎不认识任何人。 

  颁完奖,热合曼·阿木提捧着一尊象征着奖杯的“孔子”雕像回到了研究院。同事开玩笑地问他发了多少奖金,他用不太标准的汉语告诉同事:奖金没给,就给了一个老汉像和一个牌牌子。 

  同事们被热合曼·阿木提诙谐朴实的话语逗乐了,在欢快的气氛中,大家给他简单介绍了“老汉像”就是孔子的雕像。热合曼·阿木提这才知道“老汉”是一位伟大人物。 

  这次,热合曼·阿木提回到家乡后,村里的乡亲们得知他获得了一个了不起的大奖,纷纷向他表示祝贺,亲人们还张罗着为他设宴庆功。 

  2011年,热合曼·阿木提又荣获了自治区劳模荣誉称号。成名之后的热合曼·阿木提依然认为自己是“小人物”,继续坚守在克孜尔尕哈石窟,做那些普通的工作。 

  新疆龟兹研究院驻乌鲁木齐办事处相关负责人表示,近几年国家和自治区加大了对丝绸之路(新疆段)文化遗产保护的力度,克孜尔尕哈石窟借助于石窟保护维修项目,环境有了一定的改善,然而还是不能与普通人的生活环境相比,能一直留在那里,依靠的就是对于文物的热爱。 

  新疆龟兹研究院计划将克孜尔尕哈石窟办公区和管护住房向离洞窟较远处搬迁,目前已上报相关部门准备立项。而新的办公区将要通水通电。 

  让热合曼·阿木提更欣喜的还有,克孜尔尕哈终于有姑娘愿意留下。她是一名小学老师,在他那年腿伤住院期间,认识了他,爱上了他。妻子辞去工作,全身心陪伴在他左右。 

  现在,他最操心的是门前那棵榆树。热合曼·阿木提的世界是三色的,白天面对黄沙,夜里沉入黑暗,惟有住所门前的两棵榆树,带给他片片新绿,但其中一棵最近枯死了。

新疆新闻在线〖2013.11.06-10:20〗责编:王素萍

相关专题
 
 
 
 
公共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