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新闻在线网> 专题->我和新疆有个约定->名家有约

《云起河归处》作者:任茂谷

2019-08-14 11:09  来源:新疆新闻在线网

 

  第一次到东道海子,才知道它是乌鲁木齐河的尾闾湖。这个信息激活我久居城市,变得有些麻木迟钝的神经,内心立即肃穆。人们爱把湖泊比作美丽的女子,这个河流尽头,深居沙漠的湖,更像一位饱经沧桑又看不出年龄的老祖母。

  河是海的女儿,所有的河流,无不想回归大海娘家。新疆的河流却有着决绝的理想,自己流成一串海子,一个海。如此这般,在新疆做一条河实在是太不容易。做一条养育大城市的河,更是要经历无尽的付出与兴衰。从天山雪峰发源的众多河流中,乌鲁木齐河从流量、长度和灌溉面积,都算不到前几位,它却养育了新疆最大的城市。河水浇灌土地,能看到大片的绿色和丰收。养育城市,在街道和房屋间爬高就低,曲折迂回,百般利用,人们还要理所当然地要求它干净纯洁。

  乌鲁木齐河很早被封闭到两条渠道,养育了城市所有的生灵,维系着城市巨大的转动,却不能流出一条河该有的光彩与灵动。我是乌鲁木齐市有游泳爱好的居民,每天在红山脚下,和平渠边的游泳池里游泳,感觉到河的劳累,却不曾想象它在过度付出后,会有个怎样的的去处。从市北米东区出发,驱车一百多公里,深入到准噶尔盆地南缘的沙漠中,突然看到宽有数百米,长达十几公里的湖水,静谧地闪耀乌鲁木齐河历经无数分解后,重新聚合的妩媚明亮,心随湖水的波纹层层荡漾。

 

  回不了海,一路滋养,最后成为海的孩子,自然有了海子的称呼。沙海里一个小型的海,由大小五个海子连成一体,纵横北沙窝独特的沙垄洼地之间,像大海一样被沙滩包围。水与沙的流动交织,生成众多的渚州湖汊,以海的胸怀,开始另一种自在的生长,形成一片奇特的繁盛。

  水波与鸟翅相互剪辑,拨动海子的空灵。白鹳、黑鹳、苍鹭,这些长腿美翅的鸟,或飞或停,试探性的单爪悬空,踩高跷似地在浅水里走动。白肩雕、玉带海雕在空中滑翔,俯冲捕鱼。小不点的鸟类,成群翻凫。几十种不同的鸟,不知道是自然生成,还是从别处迁居而来,营造着水草萋萋的舞美,让海子显得更为辽阔。岸边生长的胡杨树,树干挺立,树冠茂密,一点都没有胡杨惯常的沧桑。浓绿的枝叶间,吊挂着网兜似的鸟窝,传出叽叽喳喳的叫声,俨然是一个快乐繁衍的生活单元。

  海子的生机,扩展到周边的沙山。很多沙漠植物,吸足了水分,一抖在沙漠里艰难生长的困顿,长出了罕见的水灵高大,躯干仍保持本性的苍劲,于是便有了可供依赖的强悍形象。梭梭群长成了无边的树林,每一棵几米高。长满全身的葱绿针叶,像细长的手工实心挂面,一簇就能拢成一捆,透着鲜嫩的水色。成年骆驼站在树旁,伸出在别处要吃针刺植物粗砾枝条的舌头,一捋一大口,连汤带汁,嚼得满嘴淌绿。看它们享受的样子,人都直流口水。平常只做柴薪的树干,百般扭曲,像艺术大师精心雕琢的工艺品。林下各种沙漠植物,都是少有的鲜亮艳丽。漫步梭梭林,真如走进仙境般的艺术殿堂。

  多数骆驼吃饱喝足,一改辛苦跋涉的神情,慵懒地躺卧在梭梭树下,发出驴叫拉长五个八度似的放肆长鸣。每一峰母驼身边,赖着一只开春新生的小驼,半大个了,披一身白毛。等人走近了,伸出长长的脖子,忽闪着睫毛长长的大眼睛,像是亲昵友好的问候,又似不明所以的问询。

  我们此行,是一次精心策划的露营采风。所有的人,赶着午后的光线,忘乎所以地拍照,直到比城市迟去两个小时的晚霞,托起的色彩浓重的巨幅流云慢慢淡去。西边的乳白完全闭合,星星撒满整个夜空。

  宿营的帐篷撑起来,简易桌椅摆成矩阵。我们在海子边的沙窝子里野餐。喝酒,唱歌,这是必备的抒情。哈萨克歌手唐吉洛克,弹着冬不拉,反复吟唱一首叫做《海边》的歌。他说这是一首自创歌曲,第一次唱时是在青海湖边。

  海子边的风轻轻地吹起,海子里的水轻轻地动起,一首情歌深情地唱起,一杯美酒动情的端起……

  这么好听的歌,里面没有美丽的姑娘吗?他做了一个潇洒的手势,表情生动地说,生活麻,爱情麻,就像现在一个样子。唱歌,喝酒。喝酒,唱歌。

  下午拍照时,表现最为抢眼的那只小白骆驼,突然出现在人们身后,小脑袋伸在人的头顶上,匝摸着厚软的嘴唇凑热闹。它听着歌,摇头晃脑,一副享受的神情。人们惊呼之余,给它录相,与它合影,生怕它受惊掉头离去。谁知人家就是个不请自到的客人,根本没有害怕,也没有离开的意思。直到与所有人合了影,主人拿一条绳子,连拉带吓唬,软硬兼施,才把它拽走。这样热闹的夜晚,多久才能碰上一次,一个充满好奇的骆驼孩子,就算被强拉回去,又怎能睡得着呢?

 

  人们反正睡不着,如同回到很久以前的童年,手拉手,转着圈,仰望星空,唱歌跳舞。

  我想着古老的游牧。像我们今天一样,来到这里,聚一场,住一夜,明天全部撤走。等别的人再来扎营,这个地方就和没有人来过一样。人乃匆匆过客,自然才是永恒。

  阳光的热量逐渐消退,云在夜空的黑暗里悄悄凝聚,遮蔽了海子的亮色,带给人兴奋之后的乏困。夜深如水,无边的宁静,让我们这些喧闹的家伙显得孤单又突兀。睡一觉吧,难得拥有这样的夜晚,在这临水的旷野,不做一个梦,再多的狂欢都显得愚笨。

  凌晨五点,天光与水光同时亮起来。爬出帐篷,触到一层湿漉漉的水露。我到湖边洗脸,双手浸入水中,摸到了河的尾闾。尝尝这些水吧,里面混合着费尽力气后,汗水般的咸味。

  太阳升高后,大片白云涌起。云起河归处,自成一片小气候。

  大朵的云,大块的云,成群成片的云,一色的白。簇拥在一起,阻挡着强烈的阳光,投下迷彩般的云影,形成笼罩湖区的彩衣。哈萨克青年身穿盛装,在海子中间的草渚上跳起舒展的黑走马舞。乐声叮咚,白云衣衣。

  伸开双臂拍一张照片,竟然是双手举一朵白云的造型。云水相连,依依相昔,给告别留下割舍不断的想念。

   2019年6月7日星期五于凤城大梨树

 

   【作者简介】任茂谷,中国作协会员,乌鲁木齐市作协理事,鲁迅文学院第32期高研班学员。在《人民文学》《西部》等发表诗歌、散文、小说近两百万字,著有散文集《心在横渡》等三部。获新疆第五届天山文艺奖散文奖,第三届中国金融文学奖中篇小说奖。

主播:东亮

   新疆广播电视台FM929城市广播主持人,每天早间在服务类节目《生活全接触》中陪伴大家的清晨上班路。他带着一份对生活的感悟,用磁性的声音诠释一段段旅途中的文字,抒发对美丽新疆的情怀!

 

 

〖2019.08.14-11:09〗 责任编辑:杨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