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新闻在线网> 专题->我和新疆有个约会->征文展播

《在帕米尔高原的这一年》作者:王九峰

2019-09-28 17:27  来源:新疆新闻在线网

兵之初

“一二三雪封山,四五六雨淋头,七八九正好走,十冬腊月开头。”这是帕米尔高原的一句民谣,简单明了的形容了帕米尔高原的气候。不过也有反常,比如今年七月,帕米尔高原的夜晚还有大雪来访。

2018年11月底,我分配到了边防派出所,真正成为了一名卫国戍边的边防军人。回想起一年前三叔说到的一句话,“人这辈子,扛过枪,保过国,为过民,知足了”。回想起入伍前,在朋友圈很是嚣张地发了一条朋友圈,“丈夫许国,不必相送”。原本应有的欢喜,此刻却变得异常平静,或许是因为实现了愿望,或许是因为这宽广的戈壁。一眼望去,毫无生机。不过,我始终相信,这一切是值得的,因为等待我的,是不一样的人生旅途。

自喀什一路向南,便是前往塔县的方向,我们乘坐着运兵车开始环山盘绕,路旁好些裹雪的树高高地挺立在雪地里,高高矮矮、断断续续,扯向路的远处,若有似无的云雾和覆雪的苍山慢慢出现在视野中。仿佛就在一瞬间,荒漠戈壁变成了水天一色的高原湖泊,清澈的湖水映着白色沙山和远处的雪山,上下一色,难辨真假。远远望去,就如同一个曲线玲珑的少女静躺在湖水边。我们没有逗留太久,便继续前往营区。路过一座雪山时,被一座雪山深深吸引,远远望去,三道山脊裹着白被,阳光下,闪闪发光,缠绕在峰顶的白云更是为山峰添了几分神秘。想着询问别人,可带队的干部和战友已经沉沉睡去。后来再次下山时,才知道这座雪山就是我们一直提到的冰山之父——慕士塔格峰。

情之切

达布达尔在塔吉克语里译为“屋脊,最高的地方”,这是在到达派出所后,向所里民族干部了解的关于达布达尔的第一个词汇。想到了帕米尔高原环境恶劣,却没有想到比想象中还要再残酷些。站到派出所楼前,远远向山上望去,白雪覆盖了群山,偶有露出的边角戈壁,路边还尚有几朵的骆驼刺随风摇曳,寒风携带着雪花,直钻脚踝,钻人领口,刮得我耳朵生疼。紧了紧衣领,回到宿舍又赶紧再加了一件衣服,准备来到派出所后的第一件工作——去辖区的小学进行法律法规宣传。

“开放叔叔,你们来啦。”两个塔吉克族小姑娘远远看见我们,脆生生的喊着,兴奋地扑进了我们同行的干部怀里。小姑娘的笑容很治愈,我们也被她们的笑容所感染。她们抬起头来打量着我,“这个叔叔是?”“你们叫他九峰叔叔吧,我们今天来讲讲法律法规的小故事,想不想听?那快去喊其他小朋友进教室了。”小姑娘朝我们摆摆手,便跑了过去。“开放哥,小姑娘真可爱,看得出来,你们关系挺好的。”我说。“可以说是我们互相心里牵挂吧,塔吉克族朋友都很淳朴,小孩也天真烂漫。刚才说话的小姑娘,今年前半年,他父亲骑车带她时,她的脚不小心伸进了车轮里,当时骨头都可以隐约看见。小姑娘的哭声,听得我真是心都碎了,乡卫生院消毒包扎后,我们连夜把她送到了县医院,幸好骨头没啥事。好了,不说这些了,咱们赶快进去准备下吧。”看着开放哥的背影,细细想着他的话,他们之间的感情,可能不仅仅只是时间的沉淀,更多的应该是互相的牵挂吧。

“热爱祖国的人,像慕士塔格峰一样顶天立地。”这是我拜访一位已护边20余年的塔吉克族护边员格木·哈力买买提,与格木大叔交谈时,他对我说到的。

格木大叔家和其他塔吉克族朋友家一样,独门独院,土夯院墙,牲畜圈棚紧靠正房,房屋墙底部用石块砌成。室内的装修极具风情,进到屋内,三面相连的土炕,炕是靠墙砌的,上面铺着粗毛毯以供坐卧。格木大叔很是热情,为我们准备好了馕和热腾腾的奶茶。驱逐了身上的寒气,同行的干部说笑道,“不管在塔县那个乡镇,即便你身无分文,随便去那个老乡家里,都会为你准备好美食。”格木大叔笑了起来,黝黑的皮肤,鼻梁高耸,眼窝深陷,颧骨较低,笑起来很是爽朗。他的父亲是我们的护边员,他的侄子也是,世世代代同边防派出所的武警官兵保护村落、保卫祖国边境。

戍边人

2019年1月1日,我们集体转制,从公安边防军人变成了移民管理警察。有太多的不舍难以述说,终是变成了换装前一晚,对这身军装一遍又一遍的抚摸。可换的是衣服,不换的是守卫边疆的初心。边境总是要守的,我向所领导请示,请求明日的边境踏查派我前去。

“天上无飞鸟,地上不长草。热水烧不开,氧气吃不饱。七月下大雪,四季穿棉袄。”是帕米尔高原真实的写照。海拔三千五百米,室外温度为零下十五度,我们就在这里开展边境踏查。巡逻的路途,似乎很漫长,严寒让人不能停下脚步,缺氧又给人前行增加负担,雪花可能也想要取暖一般,时刻借着寒风的力量,誓要躲进我们的领口和脚踝。

“鹰的翅膀是在风雪中练出来的。志在山顶的人,不会在半山腰安家。”巡逻间想到了教导员阿孜那克找我谈话时说的一句塔吉克谚语。他是土生土长的塔吉克族干部,犹如雄鹰一般,守护了边境辖区二十余年……

“大雪能封住山,封住了路,封不住我们巡逻的步伐。兄弟们,大家加油,注意四周是否有异常情况,边境地带有无非法出入境人员,这些情况将直接影响到辖区乃至社会的安全与稳定。”带队的干部为我们打气的同时,也打断了我的思路。我眺望着远处波澜壮阔的帕米尔高原群山美景,继续前行。

海拔高,可是离天很近。生活可以有很多种方式度过,以前留下的汗水,只是为了自己。现在的生活,时时刻刻系着家国边关,以前是军人,现在是警察,换的是衣服,不换的是初心。我想,如果可以重来一次,我依然义无反顾,投身警营,笑傲风雪,卫国戍边,战斗在祖国边境一线。

 

【作者简介】王九峰,1996年10月出生,毕业于甘肃警察职业学院,甘肃庆阳人,现为喀什边境管理支队民警。

【主播】亚宁,924民生广播早间版《极客出发》、《老朋友茶馆》节目主持人。曾主持的《新闻议事厅》节目获得新疆广播电台“最受听众喜爱节目”奖。

 

   --“天生愚钝,惟学不辍,一个跑得慢但不敢停步的人。”

 

〖2019.09.28-17:27〗 责任编辑:杨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