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新闻在线网> 专题->我和新疆有个约会->征文展播

《风之声》作者: 杜海涛

2019-10-29 11:53  来源:新疆新闻在线网

 周五那晚,风其实做了预告的。

 那天深夜,在阿勒泰路上,长发被吹得上下翻飞。

 风时不时裹着细小的沙粒,从满脸的发隙中扑面而来;我时不时拨开头发,满嘴苦涩。那时,徜徉在橘黄色的路灯下的我,以为这就是春风拂面……以为:风从腋下穿过,行走一如年少……

 次日清晨,我是被风叫醒的。

 同时被叫醒的,还有那些仍然不肯醒来的它们……

 我被叫醒,含有些许的恐惧。 那时的风声,犹如笼中困兽。不但声嘶力竭、震耳欲聋;甚至随手抄起任何物件,劈头盖脸、一气乱打。不知哪家的硬件与硬件遭遇,形成一场说动手就动手的混乱……

 我担心自己那全塑钢玻璃框架的阳台,却没有勇气去查看。我甚至没敢拉开窗帘,因为外面的声音是哀嚎、是轰鸣、是多重的撞击、是繁杂的坠落......

 及至午后,风的性情才慢慢平和下来。

 这风是会吟唱的诗人,和小时候的寒流不同。寒流是闹觉时的小孩子,不讲道理、满嘴呜咽、犀利凛冽、不成曲调。

 这风虽然歌词单一,曲风却是多变的。时而清新如哨声,宛转悠扬;时而似秦腔中的花脸,声音直冲云霄,却居高不破。你竖耳聆听,它却慢慢低下去,仿佛等你消化前段的意境。待你静心回味,它又厚积薄发般发出时尚混音,效果堪比KTV里丧心病狂的打碟声。

  就在这忽高忽低、忽稳忽旋的交汇中,我和小外甥迎合着网络上那个体重和风力的对比图,把路边的榆树、电线杆,统统抱了一遍,并用放肆的大笑为这花腔和声……   

  另外那个被叫醒的,是我看着它们苏醒的。

  桃花早就开了:一簇一簇的,粉色水晶般;一树一树的,与旁边仍是铅笔画一样的圆冠榆,形成强烈反差,而独成一景。柳树挑弯眉,杨树目含情,而那些早产的榆钱花无可奈何地耷拉着脑袋,形容枯槁,充分表达了生不逢时的懊恼……

  风停之后,我赶紧去了那条最喜欢的马路边。榆叶梅和海棠花相约含苞待放,左不过三五日,又是一方花团锦簇。那丛唯一的迎春花,果然开了,羞羞的低着头,嫩黄的花朵,兀自灿然……

  大风之后,该醒的都醒了,唯独天气却没有晴空万里。  

  或许,只有这样淡施烟雨的天空,才能让人悱恻、让人游离,从而让人思想蔓延、回味悠长……

  才让人有了深深感悟,才会理解:风生雨、雨润花、花结果,果然世界大不同……

【作者简介】杜海涛,一个名字男性性别为女、从事财务却喜侍弄文字、大爱户外却不愿暴走、痴迷自然爱拈花惹草的天蝎座女子。

【主播】亚宁,924民生广播早间版《极客出发》、《老朋友茶馆》节目主持人。曾主持的《新闻议事厅》节目获得新疆广播电台“最受听众喜爱节目”奖。

   --“天生愚钝,惟学不辍,一个跑得慢但不敢停步的人。”

〖2019.10.29-11:53〗 责任编辑:杨智


友情链接